發新話題
打印

新三國稱諸葛亮躬耕在襄陽 南陽網友怒砸電視

新三國稱諸葛亮躬耕在襄陽 南陽網友怒砸電視



5月29日,南陽30名小學生在臥龍崗前齊誦《出師表》,抗議新《三國》。

■二月河受訪談看法

■南陽諸葛亮研究會稱或訴諸法律“維權”

關于諸葛亮躬耕地,襄陽與南陽已經爭了上千年。而新近熱播的電視劇新《三國》又在這個問題上點了一把火,因將躬耕地“搬”到了襄陽而引起南陽的強烈不滿。日前,著名作家二月河、周同賓,南陽諸葛亮研究會副會長張曉剛等人就此話題接受了記者的采訪。

新《三國》“偏向”襄陽

“正在熱播的電視劇新《三國》,引起了諸葛亮躬耕地——南陽百姓的熱切關注。可是最近,南陽人卻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兒,特別是新《三國》第32集里的一場戲,把躬耕于南陽的諸葛亮說成是居住襄陽隆中,把臥龍先生隱居的南陽臥龍崗也搬遷到了襄陽。”6月6日,南陽諸葛亮研究會副會長張曉剛向記者述說了他的不解和憤怒,“簡直是胡編亂造,新《三國》咋能這樣不嚴肅呢?”

記者注意到,新《三國》第32集有一場戲,徐庶向劉備舉薦諸葛亮時說:“襄陽城外三十里,有一片山野名叫隆中,住著一位當代奇才……此人姓諸葛,字孔明,因為住于臥龍崗上,所以又號臥龍先生。”

張曉剛說:“新《三國》依據的是羅貫中的《三國演義》,這場戲在《三國演義》里屬于第三十六回,即《玄德用計襲樊城 元直走馬薦諸葛》。羅貫中在此處已明確提到了諸葛亮與襄陽、南陽之間的關系。”

《三國演義》中,徐庶對劉備推薦諸葛亮時說:“此人乃瑯琊陽都人,復姓諸葛,名亮,字孔明,乃漢司隸校尉諸葛豐之后。其父名珪,字子貢,為泰山郡丞,早卒;亮從其叔玄。玄與荊州劉景升有舊,因往依之,遂家于襄陽。后玄卒,亮與弟諸葛均躬耕于南陽。嘗好為《梁父吟》。所居之地有一崗,名臥龍崗,因自號為臥龍先生。此人乃絕代奇才,使君急宜枉駕見之。若此人肯相輔佐,何愁天下不定乎!”

《三國演義》還寫了劉備的反應:“引眾將回至新野,便具厚幣,同關、張前去南陽請孔明。”同時,還寫了后人贊徐庶走馬薦諸葛所寫的一首詩:“痛恨高賢不再逢,臨岐泣別兩情濃。片言卻似春雷震,能使南陽起臥龍。”

張曉剛認為,客觀地講,《三國演義》既寫了諸葛亮曾經居住于襄陽,又寫了諸葛亮躬耕于南陽臥龍崗。寫了徐庶與劉備道別于南陽新野之后,經過南陽臥龍崗見到諸葛亮之后,又繼續前行至許昌。而這樣,也符合由新野去許昌時途經南陽這一地理實際。因此,新《三國》在此不提諸葛亮躬耕南陽,并將諸葛亮躬耕地——南陽臥龍崗硬搬到了湖北襄陽,違背了原著。張曉剛還說,根據歷史記載,三國時,襄陽是一個很小的縣,當時更沒有隆中這個地名。隆中當時叫“阿頭山”,新《三國》中徐庶說襄陽城外三十里,有一片山野名叫隆中,簡直成了一句極其“穿幫”的笑話。

南陽網友臥龍崗前砸掉電視機

新《三國》將諸葛亮躬耕地搬到襄陽的劇情,引起了南陽人的強烈不滿。電視劇播出后,不斷有網友和當地學生到南陽臥龍崗武侯祠前聚會,他們一起誦讀“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陽……”,一起聲討新《三國》篡改歷史。

5月29日上午8點,南陽數百網友還在臥龍崗山門前的“千古人龍”牌坊下,拉起條幅,30名小學生齊聲誦讀前《出師表》,游人與市民簽名聲援。活動的最后,幾名網友還抬出一臺電視機當場砸毀,以示對新《三國》的抗議。

參與活動的網民“二月公子”對記者說,諸葛亮躬耕地就在南陽,毋庸置疑,現在網友們反對的是別有用心的人利用話題“編造歷史”,以爭議獲取收視率和經濟效益。

“二月公子”說,諸葛亮所撰前《出師表》、《黃陵廟記》中一再自述“躬耕于南陽”、“躬耕南陽之廟,遂蒙劉氏顧草廬”,民間也自古流傳“南陽諸葛亮,穩坐中軍帳”、“南陽有個諸葛亮”、“三顧茅廬”等諺語和成語,清晰表明諸葛亮躬耕地在今河南南陽,躬耕地有“草廬”。

許多網民表示,保衛“諸葛亮躬耕地”并非意氣之爭,而是正本清源、捍衛歷史真相的行動,是避免偽學說貽害后人的舉動。“奉勸一些文化商人和投機販子,不要為了利益出賣祖宗,做歷史的罪人。”

網民的行動也遭到了外地網民的質疑:“名人故里爭就爭了,為何還拉上小學生當道具?”因為,外地一些網民看到,南陽一些小學生也去簽名“抗議”,參加到了抗議新《三國》的行列。

對此,網民“臥龍達人”稱:“導演和編劇用這種‘爛片’誤導我們的下一代,你說和孩子無關嗎?南陽是諸葛躬耕地,所以我們不需要和誰爭。我們只是在教育我們的孩子要從小學歷史,明是非,誠信做人,懂得尊重歷史!”

一位網民還提出了自己的擔憂,他發帖說:“南陽不是要投巨資打造臥龍崗文化嗎?現在播出的新《三國》會向公眾傳達錯誤的信息,這將給南陽的臥龍崗改造和文化建設造成巨大的沖擊!如果外地人都認為三顧茅廬發生在襄樊,那我們的臥龍崗開發還有什么意義?”

還有網民發帖,要求“高希希回家學歷史”、“高希希和朱蘇進來南陽臥龍崗為歷史謝罪”。高希希,系新《三國》導演,朱蘇進為編劇。

網上調查三地之爭南陽領先

5月18日,某網刊登文章《諸葛亮故里之爭:襄樊南陽上下PK數百年》。文章稱:“圍繞諸葛亮故里、故居、躬耕地的現代經濟故事的演繹,也如八陣圖一般,撲朔迷離,異象環生,具體涉及河南南陽、湖北襄樊(古襄陽所在地)和山東臨沂三地。而且,此乃名人故里之爭中唯一一樁持續數百年的歷史舊案,從大清國一直到現在,三地越爭越復雜微妙,旁觀者越看越疑惑叢生。”

緊跟文章的是網上的一項調查:您認可的諸葛亮故里是在哪座城市?

5月19日,該網刊發調查進度一文《過半網友認為河南南陽才是諸葛亮故里 遠超襄樊和臨沂》,稱截至5月19日17時33分,共有9969份投票,58%的網友選擇了現今的河南南陽是諸葛亮故里,票數遠遠超過湖北襄樊。

諸葛亮故里之爭由來已久,有關資料記載,可以追溯到清道光年間,前后已達數百年。而現今參與諸葛亮故里爭奪的不僅僅是南陽和襄樊,山東臨沂也稱是諸葛亮故里。截至6月6日17時30分,記者查看了這則調查,南陽排名仍為第一,約21229票,占63.7%;襄樊8866票,占26.6%。

張曉剛說,這一調查把新《三國》挑起的新一輪諸葛亮躬耕地之爭推向了高潮,但是不知道筆誤還是缺乏這方面的知識,調查關于“故里”的提法還是有點欠妥,準確地說,諸葛亮故里沒有爭論,即山東瑯琊,南陽和襄樊所爭的是諸葛亮躬耕地,但無論怎么說,諸葛亮的話“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陽”已經深深印在人們的腦海里。

二月河:大家不用相信新《三國》

“新《三國》的編劇認為諸葛亮躬耕地在襄陽,學術界也不會把他表達的東西當成考證,大家也可以不信的。”著名作家二月河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諸葛亮躬耕地就在南陽。南陽在漢代是大都市,有《南都賦》為證,它在當時是除首都之外的第二大城市,經濟、文化、教育等都極為昌盛。張衡、張仲景等名垂千古的優秀人才也都是和諸葛亮同時期的人。而襄陽在當時很小,出現諸葛亮的情況幾乎是不可能的。這就好比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出現了一撥頂尖人才,我們可以理解;但突然在窮鄉僻壤里冒出一個諸葛亮,那就不可思議了。《出師表》中,諸葛亮自己講“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陽”,過了一千多年,現在說諸葛亮不是在南陽躬耕,這是沒有依據的。

對于諸葛亮躬耕地之爭,二月河一直保持著自己的觀點。他曾在多個場合發表言論說:“歷史不是一團泥巴,誰想捏個啥樣是啥樣;歷史也不屬于有錢人,歷史是屬于人民的。”二月河相信,真理總能越辯越明,他對某些地方的做法很不以為然,認為是“很滑稽的事”。

南陽有關方面 要求新《三國》道歉

著名作家、全國首屆魯迅文學獎獲得者周同賓認為:“電視劇劇情是可以虛構的,但在整體上不能違背史實。”周同賓說,諸葛亮躬耕地在南陽眾人皆知,躬耕地和故居地是兩個概念,只要是住過的地方,有房子的都可以稱為故居地。諸葛亮在山東,河南葉縣、唐河桐寨鋪等地都住過,也可能在襄陽住過。因此,襄陽是諸葛亮故居地的說法是可行的,但是故居地并非躬耕地。

周同賓說,《出師表》就可以說明一切了。“躬耕地”并不一定是下田種莊稼,有可能是隱居的意思,但更主要是研討學問,關心天下形勢。

南陽師院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鄭先興說,諸葛亮躬耕于南陽,不是根據歷史上或現當代哪位學者的論斷,而是根據諸葛亮的自述“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陽”。

西晉陳壽在《三國志》中敘述:“亮早孤,從父玄為袁術所署豫章太守,玄將亮及亮弟均之官……玄卒,亮躬耕隴畝,好為《梁父吟》。”陳壽并沒有說諸葛亮是躬耕于南陽還是襄陽,因為諸葛亮的躬耕地是不需要爭論的問題。

鄭先興說,最先說諸葛亮躬耕于襄陽的人是東晉襄陽人習鑿齒,他在《漢晉春秋》里說:“亮家于南陽之鄧縣,在襄陽城西二十里,號曰隆中。”這一說法,可謂是穿鑿附會。因為在兩漢、三國時期,南陽郡與南郡以漢水為界,南陽屬南陽郡,而襄陽屬南郡,習鑿齒為了使資料記載合乎自己的想法,干脆將襄陽“下嫁”,說襄陽曾屬南陽郡的鄧縣管轄。“史料上沒有一字說諸葛亮的躬耕地在襄陽。”鄭先興說。

張曉剛說,南陽臥龍崗歷史文化厚重,從各個層面證實了諸葛亮躬耕于南陽。首先,武侯祠的始建年代可上溯至魏晉時期,到唐宋年間,李白《南都行》云:“誰識臥龍客,長吟愁鬢斑。”劉禹錫《陋室銘》贊美:“南陽諸葛廬,西蜀子云亭,孔子云‘何陋之有’。”這些都表明南陽臥龍崗在唐宋時期已成為一處著名的人文景觀。

新《三國》何以如此?張曉剛分析認為,新《三國》播出時,襄樊在央視力推其早已錄制的宣傳片,再結合幾年前發生的襄樊人運作更改教科書事件推測,襄樊與新《三國》劇組幕后應該有著某種密切聯系。

張曉剛說,南陽諸葛亮研究會將新《三國》的行為視為一種掠奪,將諸葛亮、臥龍崗從南陽奪走,其實就是掠奪了南陽的文化資源和人文資源。新《三國》的導演、編劇應對此事做出回應,及時改正錯誤做法,向南陽及所有被誤導的觀眾致歉、謝罪。否則,南陽諸葛亮研究會將采取必要的手段,甚至訴諸法律來維護南陽歷史文化資源、人文資源的合法權益。

鏈接:諸葛躬耕地爭奪史

明嘉靖年間,當時臥龍崗上香火旺盛,也正是諸葛亮躬耕地爭論激烈之際,襄陽說和南陽說兩派各執己見,互不相讓,官司打到翰林院,甚至驚動了明世宗。

清道光年間,籍屬湖北宜昌的顧嘉蘅到南陽就任知府,其時,襄陽人和南陽人打官司爭搶諸葛亮,顧知府情急之下寫了一副對聯——“心在朝廷,原無論先主后主;名高天下,何必辨襄陽南陽”,置于武侯祠。

1990年,中國郵政發行《三國演義》特種郵票第二組,其中有一張是“三顧茅廬”,又觸動了襄樊和南陽兩地的神經。最終,國家郵票發行部門不得不讓兩地各自舉辦首發式。

2003年,人教版初中語文教材重新收錄《隆中對》,其中加注稱:“隆中,山名,在現在的湖北襄樊。”在《出師表》中把“南陽”注解為:“南陽,郡名,在現在的湖北襄陽一帶。”此舉強烈刺激了南陽上下,“教材門”爆發。結果,人教社給南陽道歉,修改了錯誤的教科書。

2008年6月8日,央視某欄目插播了一則湖北襄樊的城市廣告——“諸葛躬耕地,山水襄樊城”,又激起了南陽人的抗議。廣告為此改為“諸葛故居地,山水襄樊城”,是為“廣告門”。

TOP

發新話題
 
快乐十分前三直奖金